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中心> 媒体关注

太原画家绘制78幅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造像作品 流失海外的佛造像以画作形式“重回家乡”

发布时间 :2018-04-21    作者:孙轶琼    来源:山西晚报

 

  这是一场特别的绘画展览。画作中的石窟造像,来源于太原天龙山石窟,但是却被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;这是一场有温度和情怀的展览,通过这些绘画作品,你能感知到太原的历史和曾经的文明,见到天龙山石窟昔日的原貌和精湛的雕刻艺术;这也是一场特别的展览,因为画家仅凭照片,就绘制出了78幅天龙山石窟流失海外佛造像的模样。

  4月19日,名为“追寻瑰宝——天龙山石窟流失海外佛造像绘画作品展”在太原美术馆开展,78幅绘画作品,让流失在海外的佛造像“魂归故里”。

 

  为流失的佛造像作画 想保留那份属于太原的美好

  据不完全统计,天龙山石窟流失到海外的佛造像数量有150多尊,有些可以找到,有些则成为永远的遗憾。这样庞大的数量,再加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不确定性,由一位没有接受过科班训练的民间画家来为石窟造像作画,在外人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,但是张晋峰却做到了,他利用7年时间,绘制出了78幅遗失海外的石窟造像。很多人都会好奇,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?

  “我从小生长在西山脚下,是听着天龙山石窟的故事长大的。小时候,邻居老奶奶总说,天龙山石窟是多么壮观。那时,我头脑里就有一幅画:大佛矗立在山间,白云从头顶绕过,小鸟从腰间飞过,宛若人间仙境。可是等我长大以后去看,那是真失望。”从最初的憧憬,到现实的冲击,张晋峰对于太原这张文化名片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变化,但触动他做这件事情,则是因为一位朋友的“不屑一顾”。“2010年,外地朋友来太原旅游,慕名要去天龙山石窟,等到了那儿,除了空洞的石窟,残破和风化的造像外,你感受不到它的美,我从朋友眼中看到失望。当时,朋友就说了一句话‘这是骗人了,啥也没有啊,看啥?’”作为太原人,张晋峰除了尴尬还是尴尬。

  那一刻,张晋峰萌生了要为天龙山石窟做点事的想法。“文化是根植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,天龙山石窟造像被侵略者掠夺去了,但是我们不能忘记,起码我们有朝一日向世人介绍起来时,能有据可依,能够展示那份美好!”

 

  七年磨一剑 精心打造最特别的画展

  张晋峰从2011年开始收集老资料,2013年,他绘制出了两幅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造像的画作,恰巧被太原市美术馆馆长、此次画展策展人王鼎发现,二人当即约定,一定要把这个题材坚持下去。时至今日,七年过去了,张晋峰还记得王鼎说的话:“等你的画作能成规模时,我给你办画展。”现在,愿望实现了。

  其实,对于王鼎来说,举办这样的展览,也是一种特殊的情怀,“大约是在上世纪70年代,父亲领我去天龙山石窟,我问过一句话‘为什么这些石窟造像只有身体没有头?’父亲说,那是被侵略者抢去了,是中国人的痛。”所以当见到张晋峰在为那些流失海外的佛造像作画时,王鼎也坚定了要做这次展览的决心。“现在想看到这些精美的佛造像,只能在外国的博物馆,但是通过此次展览的画作,我们在家门口就能欣赏到这些珍品,了解到太原这片土地上优秀的石窟艺术,激发山西人的文化自信;在观展过程中,也希望能唤起国人保家卫国的信念。”

  对于王鼎和张晋峰而言,有情怀、有理想;对于太原美术馆的工作人员来说,更添加了责任感和使命感。走进展厅内,你可以看到介绍画作中石窟造像的标牌上清晰地写着:“现在某某某博物馆”。通常,展览中展示某件物品时,都会用“藏于”这两个字,但这个展览之所以用“现在”,就是表明了一种态度,“用‘藏于’是认同了他们的罪恶行为,这种偷盗行为,我们嗤之以鼻。”王鼎愤懑地说。

 

  画作创作很“烧脑” 通过照片逼真还原

  张晋峰的画,能非常精准地绘制出流失造像的神韵,水墨晕染的绘画方法更是让造像透露着一种时代的沧桑感,这种“还原”逼真且颇具味道。据介绍,在这78幅画作中,有三尊石窟造像已经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,其余还在国外漂泊,所以很多公众都比较好奇,张晋峰是如何创作和精准还原的。

  “说实话,我没去国外那些博物馆看过这些石窟造像,都是通过照片,或者图片,来完成后期创作的。”张晋峰坦言,用7年的时间做这一件并没有经济利益的事情,已经让他捉襟见肘,而绘画当中的原型和素材,大多是源于朋友们提供的照片,以及一些老资料。“当时摄影技术并不发达,很多老照片都模糊了,最后朋友们只要出国,在某个博物馆看到天龙山的石窟造像后,就会拍给我,然后我再对照资料,去天龙山石窟实地探访。”这个创作过程很“烧脑”,既要尊重历史、还要传递艺术的美感。

  在7年的时间里,张晋峰已经不记得自己去过多少次天龙山石窟了,尤其是他在创作遇到瓶颈时,就会跑到石窟里面,看着石窟造像残缺的身体,看着被列强砍下佛头后留下的斧头印,再遥想一千多年前,工匠们怀揣信仰,打造一尊尊佛像时的虔诚的心,那时候他就会觉得这些石窟是有温度的,他就会鼓励自己,继续画下去。

  在整个展厅内,最为出名的一幅画作是21窟北壁中央的坐佛造像,真品在美国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。“这是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在美国时看到的,当他知道是来自太原天龙山石窟的造像后,专程在上世纪90年代来到太原,而2017年,95岁的杨先生再次来到天龙山石窟,他说这可能是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到天龙山了,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这些流失海外的佛造像有朝一日能回家。”

 

  不仅想全国巡展还想成立天龙山石窟美术馆

  城市之间的区别,就在于文化和历史,而“追寻瑰宝——天龙山石窟流失海外佛造像绘画作品展”则是营造城市特色,打造城市文化的一个途径。

  王鼎告诉记者,“我们希望能够把这次展览推向全国,通过这种方式,实现文化的传播,宣传太原悠久的历史。你在展厅内能看到,在展示张晋峰画作的同时,我们把天龙山石窟的现状以照片的形式呈现,定会引发观众的一些思考,所以我们也希望这个展览能推向国际,更希望一些有志之士,能促进让国宝回家的步伐,让这些流失海外的艺术瑰宝能够回到天龙山石窟。”

  王鼎还希望在天龙山石窟成立美术馆,可以把这些画作放在馆里,让去天龙山石窟参观的公众,能用这种方式看到石窟的全貌。

  时光荏苒,遗失在海外的佛造像,你们还好吗?


 

感谢《山西晚报》孙轶琼记者供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