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中心> 媒体关注

心摹手追 纸现瑰宝——张晋峰7年完成近80件 天龙山石窟造像画

发布时间 :2018-04-21    作者:陈辛华 王昕    来源:太原晚报

 

画家张晋峰

 

    去过天龙山的人,总会遗憾,在世界雕塑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天龙山石窟造像,或残缺不全或仅存遗迹,“看不到”的悲凉,使天龙山蒙着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追寻瑰宝——天龙山石窟流失海外佛造像绘画作品展”,419在太原美术馆开展。出生在太原西山脚下的张晋峰,用7年时间画了近80件天龙山石窟造像作品,精选了78件作品和十多件手稿,集结成此次展览,让“看不到”的造像精细地呈现在太原人面前。

    展览也是太原美术馆自主学术策划的本土大展,馆长王鼎担任策展人。王鼎说,展览的意义有两层,“我们有机会看到流失海外的天龙山石窟精美造像的神韵,从中领会古人的艺术创造和匠人的精湛技艺。提升文化自信,坚定对海外文物的追寻,促成瑰宝早日回到家乡。”

 

越是残缺,越渴望完整

    天龙山石窟,主要分布在天龙山东西两峰的悬崖腰部,共存石窟造像1500余尊,浮雕、藻井、画像1144幅。天龙山石窟始凿于1400多年前的北朝东魏时期。历经北齐、隋、唐历代开凿,共存石窟25座,被誉为“东方雕塑艺术的宝库”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上世纪20年代起,天龙山石窟遭到了外国寻宝者和日本人的掠夺和破坏,造像精品大量流失海外。

    天龙山石窟各窟的开凿年代不一,以唐代最多。其中,东魏石雕比例适度,形象写实,生活气息浓郁;唐代石雕体态生动,姿势优美,刀法洗炼衣纹流畅。此次展览中描画的石窟造像,从魏晋到唐代都有。

张晋峰与天龙山造像相遇,是一次偶然。2010年,外地朋友来太原玩,张晋峰带他去天龙山,结果朋友大失所望,“风化的残躯和没有像的孔洞,没什么可看的。”这刺痛了张晋峰,天龙山石窟曾经的辉煌如何才能让人“看到”?2011年,在收集到流失海外的天龙山石窟造像的照片后,张晋峰开始绘制造像画。2013年,太原美术馆馆长王鼎去晋源区调研“非遗”时,听说一个叫张晋峰的年轻人在家做佛造像绘画,“在一个农家小院见到他,他家的墙上挂着几副天龙山石窟造像绘画作品,造型能力生动。”这触动了王鼎儿时的记忆,“我小学还在戴红领巾的时候,我爸带我到天龙山,看到好多雕像只有身子,没有头,就很奇怪,很伤心。看到张晋峰的造像画,圆了我们能看到塑像原貌的梦。”王鼎就和张晋峰约定,坚持画下去,等积攒了一定数量了,就办个展览。

 

 

 

上面是画稿,下面是实图

    2017年底,张晋峰绘制完成了近80件造像绘画作品,展览策划启动,“希望通过自己的尝试,让大家看到天龙山有如此精美的佛造像,我们太原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。”

    太原美术馆展览部张茜茜介绍,此次展览的展陈方式与以往不同,“上面是造像画稿,下面是天龙山现状图片,做直观对比。”

    展签的设计上也用了心思,可以看到每个展签说明了画作中的造像来自天龙山哪个窟,是哪个朝代的作品,“现在”存放于哪个国家,“为什么说‘现在’,不说‘收藏于’,因为这些造像都是当时被盗取的,说‘收藏’等于肯定了他们的合法。这些瑰宝的主权永远是我们中国。”展览的名字叫“追寻瑰宝”,也寄托了太原人的希望,希望这些散失流落海外的宝贝能回来。

    展品中,有一幅天龙山第21窟北壁中央坐佛,很有故事。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有25件据说来自天龙山石窟的造像,包括很多件出自第23石窟的飞天、菩萨、弟子和供养人的浮雕像。其中,来自第21石窟的大坐像,是目前存留下来的天龙山石窟最完整、最精美的佛像。

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,当年在哈佛大学与这尊造像邂逅,就萌发了到天龙山实地看一看的想法。1992年和2017年,两次来太原的杨振宁,两上天龙山,他说,尽管曾走过许多地方,看到了很多国宝级珍品,但山西特有的文化和石窟雕塑始终未能忘怀。


 

 

绘画复原造像,来自民间的力量

    画作中,张茜茜最喜欢的一幅,是天龙山第六窟的左壁左侧立菩萨像上半身,“张晋峰的绘画材质用了彩铅和水墨两种,我个人更喜欢水墨,能更好地表现造像的石材质感。这幅菩萨像是唐造像,可以说是造像顶峰时的作品。”菩萨的头微微倾斜,像在思考,面容圆润静好,柔美又有尊严,给人亲近感,“就像名画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,我们现在还在争论她到底笑还是根本没笑,她忧伤着还是高兴着。所以,好的艺术品是有想象空间的,你喜欢它,是因为它与你本人情感投契。”

    张晋峰对天龙山石窟造像的“复原”,是“描绘”式的,不同于3D复原。2013年,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启动了“天龙山石窟项目”,对中国境外的造像进行三维数字扫描成像,建立模型。在天龙山文物保管所的主持下,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也对石窟进行扫描,结合石窟和流失造像的三维信息,最终实现对石窟整体原貌的数字重建。可以说,相对于学术界的研究,张晋峰的“复原”是来自民间的实践。

    “是张晋峰坚持了这样的绘画探索,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”王鼎说,未来希望在天龙山建立美术馆,展示山西璀璨夺目的彩塑、石雕、木雕和砖雕,“没有典藏地,好东西就流失了。有了专门的场馆,才能强化三雕的收藏,使山西文化珍品成为人民的共享资源。”

 

感谢《太原晚报》陈辛华、王昕记者供稿!